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剧组须知第二期剧组有危险拍戏须谨慎图2

2018-11-09 18:34:55

  剧组须知第二期:剧组有危险拍戏须谨慎(图)(2)

  selina

  爆破戏

  赤壁现场

  吴思远

  上周,S.H.E成员Selina和俞灏明在上海拍摄电视剧时遭逢意外,令剧组安全的话题再度被热炒,近年来拍摄事故频发,情状繁多,有炸药有坠马,有火攻有水淹,不一而足,简直就像踏上强手棋的棋盘,命运皆是问号。记得陈嘉上曾经呼吁,香港和内地的剧组都应该建立安全小组,保障演员和工作人员的片场安全。每次剧组事故后,此话总是被旧事重提,说明此事终究只停留在倡议。影视剧拍摄安全系数究竟几何?内地与港台、欧美对剧组安全的态度有何分别,这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

  采写_本刊曾明辉张燕邱致理林楚捺

  讲述人:黄觉(演员,曾出演《唐琅探案》、《麦田》等)

  曾经站在炸点上,炸得鼻孔堵满泥

  拍戏时很担心意外,什么意外都担心,真的。担心威亚会断,担心打戏的时候武行失手,担心炸药炸,担心灯从头上掉下来,担心从马上摔下来,担心被子弹崩着,担心自己病了,担心开车出北京定制制服西服
车祸,反正每天都有各种担心,同时你还得假装自己很敬业不事儿。唉,其实只要是户外劳作者都得担心飞来横祸……只是演员比较受关注,再怎么说也比运动员安全。我遇过紧急的情况,也就站在炸点上了吧……爆炸的时候我还在举着机枪扫射呢,只感觉一股热浪把脸把帽子都糊上了,结果炸得鼻孔里堵满了泥,还好炸药控制得还不错,要换别的烟火估计我死了。那次没受伤,我记得吓人的是我们在一个外景拍戏拍完了第二个组马上接着拍,一群众演员被楼上掉下的一块玻璃把鼻子给切了。但谁能保证就不会有意外呢,受伤的时候只有马上送医院,不可能有随行医疗队的。

  一:枪战

  对于目前大部分中国的电影观众来说,电影这个概念,首先起源于《地道战》之类的战争片,再次是港产枪战片和兰博式的美国英雄。而枪战的真实度不是配个乒乒乓乓的画外音给叫出来的,却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如今,稍微像样些的剧组在拍枪战戏时,都会使用真枪替代以往的道具枪,只不过使用不装填火药的空弹头,然而在三五米之内的短距离,空弹头仍能致人死命。拍摄枪战,也会在子弹的着弹点设置炸点,因为要制造硝烟效果。这些微型炸药略等于一只鞭炮,而演员穿梭其中。如果是打手枪也就罢了,但如果你演被兰博机枪扫中的那个倒霉蛋,那么很遗憾地通知你,在他开火时,你身上的炸点就会像过年时的“满堂红”鞭炮那样噼噼啪啪地炸开。

  过往案例

  李小龙之子李国豪1993年拍摄电影《乌鸦》时,竟然意外饮弹身亡。原来一把道具枪里装进的竟然是真子弹,而枪上膛之前竟无一人检查,一连串的人为疏忽导致终悲剧。

  二溺水

  水能煮粥喂饱了生命,然而也能吞没生命的。水是至柔之物,往往令人放松警惕,但翻脸之快,一瞬间就酿成大祸。有的演员会在“为艺术牺牲”的思想指导下,大冬天在冰河中拍戏落下病根。影视作品中我们还常常见到,被追杀得走投无路的主人公从悬崖纵身跃入河水(虽然没人能讲明白为啥每处悬崖底下总有一条河),但事实是,这样的镜头太不靠谱了,要知道国家队跳三米板的还经常有人受伤呢。

  过往案例

  今年一月,电视剧《解放海南岛》在海南拍摄解放军登陆的镜头时,海上忽起风浪,将浅海处数名充任群南充定做西服
众演员的学生卷入大海,酿成1人死亡2人失踪的重大事故,此3人均为高二学生。

  讲述人:黄奕

  曾被剧组的灯砸伤头部

  听到Selina和俞灏明的事我感到非常震惊,这样危险的动作戏按理论上来说是不会要求演员亲自上阵的,包括我之前拍摄剑戏对杀,被撞到门上,这些戏哪怕我自己要求亲***,导演都不会允许。我没有拍过爆破戏,但是在片场的一次意外也让我害怕至今,在拍《女驸马》的时候,剧组的打光灯突然掉下来,砸到我的头上,我感觉有热股股的液体从头顶流下来,伸手一摸,一脸的鲜血,我顿时害怕地哭起来,在疼痛和恐惧中,我被送到医院缝了十几针,才宣告没事。这大概是我拍戏过程中遇到的意外的情况。拍戏是一个群体工作,所有部门配合好了,才能有安全、高质量的拍摄效果,我希望每一个环节的工作人员,导演、演员、现场制片、服装师、道具师、场工……大家都以严谨的心态对待自己的工作,尽量避免人为灾祸的发生,也衷心为Selina和俞灏明祈祷。

  一爆破

  大片时代,大明星大场面是检验影片的唯二标准,大爆炸立下不少功劳。但大场面实在是件精细活。拍摄爆破戏需要在爆点提前安置炸药,炸弹外壳一般使用泡沫塑料,并装填泥土以制造尘土飞扬的大爆炸效果,听上去这活咱也能干?然而,火药的用量需要反复斟酌,太少了拍不出效果,太多了就造出个真战场;泥土必须严格筛过,不得混入玻璃、石块以及任何其他坚硬物体,爆炸的顺序必须丝毫不差地与演员提前沟通并提前走位,引爆必须一丝不苟地严格按照顺序,否则爆掉的就不是炸药,而是演员们的脑袋。爆破戏是危险系数的戏码。

  过往案例

  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拍摄过程中,烟火师在检查炸弹时不慎将其引爆,由于炸弹外壳没有使用泡沫塑料,致使烟火师当场死亡。

  二撞车

  汽车和电影同为19世纪末的重大发明,自诞生起便纠结在一起,汽车在电影中的应用十分广泛,除了卖广告,在绝大多数时候是演员们的一大祸害。扮演路人要被撞,扮演驾驶员,归宿往往是驾驶着它冲入大海……然而车戏的拍摄,保护极为有限,汽车受到外力压迫翻滚时,车内任何摆设都可能成为凶器,考究些的剧组会把车玻璃换成糖浆加胶水后凝固制成的透明板,但更具典型的业内生态或海南西装定制公司
许如吴京所透露的那样,有一次他在香港拍撞车戏,由于剧组缺钱,只好由他开着一辆小面包车去撞动作指导,why?因为动作指导车技更好,耐撞……

  过往案例

  去年五月潘粤明在拍摄《为你而来》一场山路驾驶戏时不幸翻车导致重伤,危及生命。事后据透露,事故原因可能是由于之前NG数次,导致潘粤明疲劳驾驶所致。

  讲述人:刘洋(演员,曾出演《大内密探灵灵狗》等)

  我被马踢过,被水淹过

  业内将火戏、水戏、马戏视为三种难拍的戏,我曾经被马踢过,被水淹过。我跟安志杰拍《撕票风云》时,目睹他拍枪火戏失手受伤,真的吓到我了。我的部戏《欢天喜地七仙女》,就是在20米的高空拍,突然我的威亚绳和摄影师的搅在一起,差点摔下来。拍《大内密探灵灵狗》的时候有大量的爆破场面,记得当时樊少皇身上装了十几个炸点,一场戏拍下来,他身体都被震得青一块紫一块,非常佩服他的敬业精神啊。还有一次是我拍《金钱帝国》的时候,剧组给我真枪拍摄,里面装的北京定制西餐厅制服
是烟火弹,一枪出去,手就被震伤了,又麻又肿,但我还要做出潇洒的动作,困难啊!通常拍摄危险镜头时也没有救护车在场,都是出事才叫。其实内地和港台剧组都算专业的,但在很疲劳的时候,或者小场戏的时候,工作人员会松懈,往往就是这时候出了事情。

  讲述人:姜超(演员,曾出演《武林外传》等剧)

  剧组一般给我上100万的保险

  拍戏时,担心爆破和骑马,爆破因为这次事其实大家已经关注到很多,很难控制,我拍的爆破戏,多的时候一路上有十八个炸点!骑马也一样,我们没有办法和了解它。剧组会给演员购买保险吗,我一般是100万。不过,通常拍摄危险镜头时没看到过有救护车在场。内地剧组在拍摄安全问题上还是需要在细节上认真些吧,但其实比以前好很多了。

  12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