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东方体育日报戛纳中国从海滨动身

时间:2019-04-10 21:25: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东方体育:戛纳中国从海滨动身

从蓝色海岸习习吹来的海风,在你血管里忍不住尖叫的酒精,还有那些如雷灌耳的电影从海滨动身的革命之路。

在这样重要的事件里,我们看到现场在不断提示缺席,说不出的诡异。

四大华人导演参赛戛纳,可是没有一部电影属于中国大陆出品。李安就不用说了,一个精于中庸之道,纯熟地穿梭于好莱坞和艺术自我之间的绿卡持有者。蔡明亮是一个无根的漂泊者,马来西亚华裔,台湾电影工作者,欧洲艺术资本的资助对象。杜琪峰是香港类型电影的中流砥柱,虽然对黑帮电影的西方传统心有崇拜,可惜你总觉得他的电影的天空就那末高并且不可能再高。一个出身于中国大陆的娄烨已变成了一个影象走私者,偷偷摸摸的地下工作者,一个在此生产他处输出的代加工者。

一个号称每一年有500部电影生产的国度,你找不到她在哪里,你乃至恍忽她在电影这个小星球是不是还有一个真实的ID,她为何对沉默显示出如此巨大的偏好。

一个使人尊重的国家应该是一个尊敬电影的国家,由于电影是国家想象力的一部分,它是普通人的梦,普通人的愿望,也是知识传播和良知生产的一个给了他一个空篓子重要工具,是每个人意识觉醒的重要途径。如果电影有问题,那肯定不只是电影的问题。

有问导演娄烨:“你会觉得电影中的哪个部份,表现了香港的特质,你携《春风沉醉的夜晚》作为港片参赛感觉如何?”娄烨答:“电影本身是没有国界和地域的。电影就是电影,故事就是故事,没有太大区别。”我不知道这是娄烨的诡计还是不得已的回答,只是我们怎么能抹杀一有些爱部电影生来带有的特质,它的国家象征和资本企图,你肯定不能说好莱坞的《天生杀人狂》是部中国电影,也不能说我们正在上映的《铁人》是部欧洲电影。

少在一种不得冒犯的命名方式里,赴戛纳的华人电影和我们居住的这个母体没有甚么太大的关系,这不只是个体的被放逐,也是主流意识形态的自我贬损。

几日前,在《风声》的一个官方发布会上,投资方宣扬投资上不封顶,我1朋友大笑,雇佣陈国富和高群书联合执导还不算封顶啊,怎样不用斯皮尔伯格呢!更荒诞的是,投资方居然宣称李冰冰和黄晓明的一场苦肉戏拍掉了一万五千英尺胶片!

不管是远处正在产生的戛纳还是此处随便发挥的《风声》,都是我们媒体传播的要素,都是我们生活美学来源。

有着丰富的历史和多元的现实,我们却过着如此单调、乏味、词不达意的想象生活,如果银幕上传来的那声叹息和我们已经无关,那些靠着光和影扭动起来的身体和我们的爱恨无关,那我们的电影还剩下什么。如果《革命之路》的男女主角就是我们和自己的邻居,那末平庸、压抑的中产阶级郊区生活就是我们的电影给我们供给的晚餐,不能忍耐只好默默讨厌它。

有时天色向晚,只好纵酒言欢。生活其实不太能够体会那种细致而深藏不露的绝望,非常安静的失望,犹如《革命之路》。凯特-温斯莱特在傍晚的小树林边走来走去、沉思半晌,不是为了第二天给迪卡普里奥准备一顿他从来没有觉得如此美味的早饭,她是在和无法忍耐的平庸做的苟合。惋惜,命运不会由于一个人的思考而有所改变。

老年人晚上尿多
缓解前列腺增生的方法
男性尿频尿急尿痛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