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无血侠情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08: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情深似海起波澜  狼来了,狼真的来了,很多的狼象羊群一样被人赶下山来。  但狼毕竟不是羊,温顺的羊可以任人宰割,或烤或涮,或切成细丝,佐以青菜、花椒、植物油爆炒,老少皆宜,一壶老酒畅怀,谈笑风生。  狼比人要凶狠,狼撕扯着娇小女人的衣衫,狼很多,女人却只有两个。  “夫人,快走呀!柔儿来生再去服侍你。”  狼在嚎,风在吼,少女的声音象抛出去的铁钉钉在青石上。枯黄的叶子随少女碎裂的衣衫,被风吹出去。  “不,柔儿,不求来生,但求今世我不愧对任何人。”前面的女人一身绿衫,猛然挥出一掌,咬中少女左腿的豺狼哀鸣一声,倒地而亡。  血从少女的腿上流出,瞬间殷红了小腿及左脚。  妇人二十五六岁,黛眉轻垂,白玉般的脸颊如罩寒霜,她扶起少女,艰难的向前走着。  “夫人,你再不走,我们都会没命的,你对柔儿有再生之恩,能为你作点什么,柔儿死也是快乐的。”少女哀求着把随身的包裹挎在妇人的肩头,接着道:“夫人,你走吧,到了安全的地方,你打开包裹,就会知道庄主丧命于谁手了。”  “柔儿,你知道内幕?”妇人显然吃惊异常,抚摸着包裹,神色象火热的夏季渴望一行绿荫。  一只,两只,三只,百十只豺狼蜂拥而至。初冬了,天气转寒,食物减少,饥饿群狼岂能放过如此一顿美餐。  “夫人,柔儿知道是谁害了庄主,但不希望夫人去报仇,不希望……”  “柔儿,我们一起走来,还要一起走下去。”妇人用力紧了一下背后鼓鼓囊囊的物品,搀起少女柔儿。  “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少爷着想,他才两周岁,庄主的血脉,你的希望。”  狼已经奔近,有两只飞扑,牙齿象钢钩又象明晃晃的匕首。一左一右,锋利的爪子,不会留情。  妇人脸色如一片浮云,想起了很多事。  孩子,她想起了背后的孩子,也许孩子正在熟睡,不知道母亲将要身陷狼穴。天地悠悠,人生本来变化无常。  柔儿嘶厉的叫道:“孩子无辜,快走呀!”说着,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  拧腰、挥手,一只狼被匕首刺中了胸膛,血,很鲜艳,流于松软的树叶上。  “夫人,缘由天定,因果轮回,你会知道内幕的,但不是现在。!”  狼嚎,风狂,落叶飘。此时很多的狼包围主仆二人,猩红的舌头吐露。  柔儿有两颗清泪流下,哀怜动人,忽然她身形飞起,推向妇人的前胸。  “夫人,柔儿对不起你,就让柔儿丧身狼腹,偿还孽账吧。”  山涧,不知道多深的山涧就在两丈开外。妇人猝不及防,被柔儿推出去很远,一下子跌了下去。  “夫人,夫人……”她本想让妇人离开凶险之地,没想到情急之下,却把妇人推下了山涧。  箫声,一缕箫声不知从何处传出来,很温和的箫声传入妇人的耳朵里,她感到身体虚脱,头脑一片空白,身体飞落着,她回拢双手,抱紧身后的孩子,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风声刺耳,时而还有山崖上饥饿的狼嚎。    二、侠义风范心若谷  剑,一柄铁剑蒙着灰蒙蒙的光芒,剑长三尺二分,剑柄却七寸有余,未端镶着一颗珠子,珠子很大,蕴着一层光华。  很少有人能说出这柄剑的名称,因为见过剑的人都死在剑主人的手中,死者都是见到一道乌光,双目被刺瞎,接着头颅滚落。  今天阳光明媚,很多农家的房顶,炊烟滚滚。  中午时分很冷,因为是冬季。  风不大,却刺骨,有人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衣或裘绒。  但偏偏这个冬季有人还赤胸裸背,足下无履,一双大脚踏在青石板上,依然红润。  铁剑就是赤足老人带来的,现在正摆放“乐适药庄”的柜台上。  伙计跑上来,看了看,道:“老头,我们这不是当铺,取药拿银子来。”  赤足老人没有说话,白胖的左手抚摸着右手,轻轻地滑动,慢而柔,专心而用情,象抚摸着女人的肌肤,抚摸着美丽女人的胸脯。  “晦气,头一天站堂就遇见一个聋子。”伙计嘟嘟囔囔地象是自语。  “不是聋子,是和你妈妈过夜的人。”赤足老人说着话,双手依然互相抚摸着。  “老不死的,骂人也不挑地方。”伙计有些怒色地道。  “不是骂人,是教训你,老子教训小子,天经地义。”赤足老人每说一句话,似乎都很用心,不急不缓。  “疯子,老疯子,懒得理你,滚吧。”伙计抄起铁剑,扔向店门外。  “人头是可以落地的,剑是不能落地的,。”也没见赤足老人动,他却坐到了门口,手中持着铁剑,爱惜地抚摸着。  “天道轮回,‘剑中仙’老儿竟养了个狗眼的伙计。”老人说道。  琴声,曼妙的琴声很快塞满了每个角落,很动听,象夜雨敲打芭蕉;很悦耳,象仔燕轻啄檐泥;荡气回肠。  伙计看见赤足老人盘膝坐在门口,指抬轻落,有节奏的敲着铁剑,原来琴声就是从剑身弹奏出来的。  无奇不有,剑还能当作琴,敲出美妙的声音,伙计知道了赤足老人是位世外高人。  “哈哈,老朽知道琴兄就要到了,没想到这么快!”声音很苍老,有人从店内的小门一掀门帘,走出来。  琴声依旧,赤足老人头也未抬,道:“有酒么?”  “琴兄来了,哪能没酒,老朽吝啬么?”出来的老人白发白须,红色的长袍,系着一条花色鲜艳的丝带,显的不伦不类。手中的酒葫芦似雪闪光,竞是纯银所铸。  白须老人站在柜台边,一挥手,一条酒柱射出。  赤足老人一张嘴,酒入嘴中,贪婪之极,象一个酒鬼,也象十年没饮酒的好酒之徒。  “好,好,二百年以上的泸州老窖。”依然是赤发老人的声音,他饮着酒依然能说话,这份功夫,武林还能找出几个。  一盏热茶的功夫,一大壶酒全部流入赤足老人的嘴中,老人站起身来,把剑放到柜台上,道:“你的剑完璧归赵,我取回寄存之物。”  白须老人爱惜的抚摸着铁剑,郑重的道:“宝贝,十年了,你终于回家了。”  “我取回寄存之物。”赤足老人重复了一句。  “哈哈,琴兄如此急切,莫非‘噙雪一枝梅’找到了主人。”  “‘龙凤山庄’庄主韩天虹。”赤足老人每当说话,都会抚摸着他手,他很爱惜他的双手,因为这双手能把普通的刀剑,木头,砖瓦、石头,甚至春天的绿草,夏天的稻秧,秋天的枫叶,冬天的雪花敲出琴音。  他能在敲击刀剑及其它兵器的声音里,知道刀剑的优劣,即使兵器上附上三寸的铁锈,他也能敲出这兵器是俗物还是神兵利器。  他有一个武林人人敬仰的绰号“琴药双绝”陆耀,他同样是一位名医,医死回生,手到病除。  “韩天虹也配拥有‘噙雪一枝梅’”白须老者道。  “他不配,但他的祖父配。”  “谁?”  “‘龙啸天’韩一丛。”  “啊,他老人家?”白须老人吃了一大惊。  “是的,所以你老儿的‘铁鹰剑’必须重出武林了。”陆耀郑重的道。  “原来,‘龙凤山庄’的韩天虹是他老人家的孙子,怪不得出道几年,就使‘龙凤山庄’闻名遐迩,成为武林一大支派。”  “韩天虹已经死了,尸体被我固封在‘千冰潭’,纵眼天下,也许只有‘噙雪一枝梅’能让他起死回生了。”  “哦,谁又击败韩天虹。”  “不明,身上无伤,也非中毒。”  能让“琴药双绝”查不出死因的尸体,还是首次,所以连白须老人都暗暗吃惊。  “现在是韩天虹的妻兄‘飞鹰绝尘’何不化掌管山庄一切事务,韩天虹之妻‘凤还归’何媚下落不明,因此你要去查探韩天虹的仇家,我带走‘噙雪一枝梅’,想方法搭救于他。”  白须老人,伸指轻弹铁剑上的珠子,发出龙吟一样的声音。  “宝贝,再杀一人,你就饮过一百零八人的血了。‘铁鹰剑’只有屠杀一百零八人之后,才能收取传人,看来宝贝在老朽手中呆的时日不多了。”  “事成之后,你我相互找寻再见面,到时你陪我再饮三十坛泸州老窖,告慰韩一丛老人家的亡灵。  “好,有酒一饮,你我重现当年风采。”白须老人把铁剑别于腰间,他想起当年铁剑雄风,不禁心生向往之色。  “‘噙雪一枝梅’被老朽植种在‘紫箫崖’南方三十里的‘玄冰洞’中,十年的培育,终于花蕾全部盛开,现在正是的入药时机,请琴兄自取。”  白须老人话音缈缈,门口不见了“琴药双绝”陆耀的踪影。    三、爱如潮水渡真情  “紫箫崖”因山崖如箫,崖身凿有很多孔洞而为名。  古木参天,茂密的林中,群狼伺视,它们正在等猎物,凡是进入树林的都是它们的猎物,因为它们的主人已经把这里化为了禁地。  群狼在低嚎,撕裂了一片寂静。  某日早晨,清雾的早晨,山风很凉,赤足裸背的“琴药双绝”陆耀飞进了树林。身形很快,步不扬尘。  忽然异响传入耳鼓,两只体大如豹的豺狼飞扑而来。陆耀怒喝:“畜生也来挡路。”  一掌挥出,狼的尸体抛出,血溅在黄色的枯叶上,格外醒目。  瞬间狼嚎似涌,数十只狼从树后、石笋后飞出,伸长了身子,把陆耀包围了。  狼很多,很凶,但能挡住陆耀么?  当然不能。  陆耀一挥手,一片落叶捏在手中,食指轻弹,很用心。  琴声响起,似万马奔腾,刀剑相碰,带有杀气,琴声杀气,连武林的高手都不能抵御,何况是狼。  即使这些狼都是经过训练的。  几只靠前的狼如中魔音,互相嘶咬起来,凶猛,凶残,如仇人见面。  “哈哈,琴兄,别来无恙。”声音在很远,但陆耀听得很清楚,清楚的就如一个怀中的女人在他耳边说着。  这声音分明是一个女人说的。  “老贼婆,多年不见,躲到‘紫箫崖’享福来了。”陆耀说着话,一掌劈出一道劲风,遁声飞去。  密林尽头,是一处低谷,花草茵绿,有许多的鲜花姹紫嫣红,仿佛让人觉得提前来到了春天,对面山峰如削鼎立,很多的洞穴赫然入目,想必就是“紫箫崖”了。  忽然对面飞来一条人影,如电如梭,一双掌挥动,向陆耀劈来。  陆耀怎甘示弱,红润的双手迎面接去。  “轰隆”一声巨响,陆耀和来人各退后三步。  “老贼婆,功力不减当年呦,再来。”陆耀双手一措道。  “唉呦,老了,没有琴兄的豪气了,一掌下来,骨头架子都散了。”女人的声音销魂透骨,媚力无穷。  “不是老,老贼婆身陷温柔乡,被少年掏虚了身子骨。”陆耀道。  “爱说笑,老了,消受不起男欢女爱喽。”对面女人粉红色的裙衫及地,满身上下锈着很多的花,鲜艳的花栩栩如生。  她的笑也象花朵在开放,象销魂蚀骨的玫瑰绽放于天地间。  她就是武林正邪之间的女奇人“紫箫娘子”伏三花。当年行走武林,不分善恶,以性情而为之,做坏事不少,好事也层出不穷。一代摧花魔头“笑红尘”死于和她的淫乱之中,无疑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  因为她太美,媚骨天生,包括很多名门正派的少年佳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甘受驱策。  据传二十年前厌倦了武林生活,竟投身苏州“群芳院”做了一个舞妓,时年有一个风流倜傥的美少年走入她的生活,从此就没有了消息。  她熟谛采阳补阴大法,养生有道,看上去是****,其实已近六旬了。  “如此世外桃源,如没有少年相陪,岂不是大煞风景。”陆耀正色的道。  “琴兄,不提当年了。”伏三花淡淡地一笑,目中之色犹如流霞,不带丝毫混浊之色,陆耀已然看出那是修道多年的眼神。  一缕箫声响过,风吹花香飘摇。一个俊美少年从“紫箫崖”上的洞穴走出来。手持竹箫似乎很是悠闲。  “哼,私藏美男。”陆耀冷哼道。  伏三花一招手,少年走过来。“路儿,拜见陆老前辈。”伏三花吩咐道。  “谁?”陆耀惊诧的道。  “哈哈,这是我儿子,爱情的结晶,真正的爱情。”  少年俊逸非凡,白衫如雪,落落不俗,也很懂礼貌,向陆耀深施一礼。  “孺子可教也。”陆耀微微一笑,这是他次笑,因为他看到少年虚怀若谷,骨骼清秀,如果伏三花还是当年的**浪娃,教养不出来如此的儿子,他感到欣慰,作为正道的仁义侠客,他很希望武林中多一些正人君子,“紫箫娘子”因为爱情改邪归正,是他始料未及的。  爱情真的很伟大,他曾经也有过知心爱人。几岁的时候,家族蒙难,十三口家人死在仇人的刀下,他寻师踏遍千山,练得绝技,却无意中爱上了仇人的女儿,两个人很爱,难以分离,二人的爱情化解了一场仇杀灾难。  他和她结合了,她的父亲叔伯放下了屠刀,以善念为人,他觉得成婚的那一天,是有生以来轻松的。  那一天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他和她感受爱情的温情,走在纯洁的白雪中,温情款款,冬天不是寒冷的。  但天灾防不胜防,来年,她十月怀胎,竟然难产,母子双双蒙难而死,他发誓终生不娶,从那一天起,他不苟言笑了。  很多年,他没有忘记,因为爱情是不能忘记的。  “娘,柔儿的伤日益见重,怎么办?”路儿很忧伤的道。 共 1011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囊肿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
昆明那个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