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无血侠情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6:08:5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情深似海起波澜  狼来了,狼真的来了,很多的狼象羊群一样被人赶下山来。  但狼毕竟不是羊,温顺的羊可以任人宰割,或烤或涮,或切成细丝,佐以青菜、花椒、植物油爆炒,老少皆宜,一壶老酒畅怀,谈笑风生。  狼比人要凶狠,狼撕扯着娇小女人的衣衫,狼很多,女人却只有两个。  “夫人,快走呀!柔儿来生再去服侍你。”  狼在嚎,风在吼,少女的声音象抛出去的铁钉钉在青石上。枯黄的叶子随少女碎裂的衣衫,被风吹出去。  “不,柔儿,不求来生,但求今世我不愧对任何人。”前面的女人一身绿衫,猛然挥出一掌,咬中少女左腿的豺狼哀鸣一声,倒地而亡。  血从少女的腿上流出,瞬间殷红了小腿及左脚。  妇人二十五六岁,黛眉轻垂,白玉般的脸颊如罩寒霜,她扶起少女,艰难的向前走着。  “夫人,你再不走,我们都会没命的,你对柔儿有再生之恩,能为你作点什么,柔儿死也是快乐的。”少女哀求着把随身的包裹挎在妇人的肩头,接着道:“夫人,你走吧,到了安全的地方,你打开包裹,就会知道庄主丧命于谁手了。”  “柔儿,你知道内幕?”妇人显然吃惊异常,抚摸着包裹,神色象火热的夏季渴望一行绿荫。  一只,两只,三只,百十只豺狼蜂拥而至。初冬了,天气转寒,食物减少,饥饿群狼岂能放过如此一顿美餐。  “夫人,柔儿知道是谁害了庄主,但不希望夫人去报仇,不希望……”  “柔儿,我们一起走来,还要一起走下去。”妇人用力紧了一下背后鼓鼓囊囊的物品,搀起少女柔儿。  “你不为自己,也要为少爷着想,他才两周岁,庄主的血脉,你的希望。”  狼已经奔近,有两只飞扑,牙齿象钢钩又象明晃晃的匕首。一左一右,锋利的爪子,不会留情。  妇人脸色如一片浮云,想起了很多事。  孩子,她想起了背后的孩子,也许孩子正在熟睡,不知道母亲将要身陷狼穴。天地悠悠,人生本来变化无常。  柔儿嘶厉的叫道:“孩子无辜,快走呀!”说着,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  拧腰、挥手,一只狼被匕首刺中了胸膛,血,很鲜艳,流于松软的树叶上。  “夫人,缘由天定,因果轮回,你会知道内幕的,但不是现在。!”  狼嚎,风狂,落叶飘。此时很多的狼包围主仆二人,猩红的舌头吐露。  柔儿有两颗清泪流下,哀怜动人,忽然她身形飞起,推向妇人的前胸。  “夫人,柔儿对不起你,就让柔儿丧身狼腹,偿还孽账吧。”  山涧,不知道多深的山涧就在两丈开外。妇人猝不及防,被柔儿推出去很远,一下子跌了下去。  “夫人,夫人……”她本想让妇人离开凶险之地,没想到情急之下,却把妇人推下了山涧。  箫声,一缕箫声不知从何处传出来,很温和的箫声传入妇人的耳朵里,她感到身体虚脱,头脑一片空白,身体飞落着,她回拢双手,抱紧身后的孩子,渐渐地失去了知觉。  风声刺耳,时而还有山崖上饥饿的狼嚎。    二、侠义风范心若谷  剑,一柄铁剑蒙着灰蒙蒙的光芒,剑长三尺二分,剑柄却七寸有余,未端镶着一颗珠子,珠子很大,蕴着一层光华。  很少有人能说出这柄剑的名称,因为见过剑的人都死在剑主人的手中,死者都是见到一道乌光,双目被刺瞎,接着头颅滚落。  今天阳光明媚,很多农家的房顶,炊烟滚滚。  中午时分很冷,因为是冬季。  风不大,却刺骨,有人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衣或裘绒。  但偏偏这个冬季有人还赤胸裸背,足下无履,一双大脚踏在青石板上,依然红润。  铁剑就是赤足老人带来的,现在正摆放“乐适药庄”的柜台上。  伙计跑上来,看了看,道:“老头,我们这不是当铺,取药拿银子来。”  赤足老人没有说话,白胖的左手抚摸着右手,轻轻地滑动,慢而柔,专心而用情,象抚摸着女人的肌肤,抚摸着美丽女人的胸脯。  “晦气,头一天站堂就遇见一个聋子。”伙计嘟嘟囔囔地象是自语。  “不是聋子,是和你妈妈过夜的人。”赤足老人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