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藏家故事80后藏家何东收藏老唐卡和佛造像是我长情的一件事

时间:2019-06-18 13:04: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藏家何东

何东是射手座,并不长情。医学院毕业后,从事过医生、纹身师、设计师、路灯照明项目老板等各种职业。并且,有继续换的趋势。

但是,着迷藏文化、收藏老唐卡和佛造像却坚持了十多年,并且将继续坚持下去。

文殊菩萨 老织锦 建国初期

大威德金刚 老织锦 建国初期

光明佛母 老织锦 建国初期

摩利支天 老织锦 建国初期

老唐卡:华丽到更华丽

2016年7月25日,由朗庭艺术空间主办的 “漫唐”系列展之——老织锦唐卡展在朗庭艺术空间开幕。此次展出的四十多幅老织锦唐卡历经辗转,每一幅背后都有它动人的故事,因缘际会,首现西安。

这是一批在中国建国初期,支援西藏安抚民心所陆续制作的唐卡,由当时的参政藏族议员与绘制唐卡的一些喇嘛造像绘制,再由德国的技术配合所织造。(织锦唐卡,质地为丝缎,纬线由各色丝线组成,顺而间错提花织造,形成所需图案。)而这批织锦老唐卡的主人便是何东。他有十多年藏文化主题藏品收藏史,数量庞大、品质上乘。很难想象,他这样看似没有定性的性格,却有着对藏文化和宗教持续、深入的着迷和了解。

“唐卡的起源历史悠久,从公元七世纪有文字记载唐卡至今已经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它是精美的图像或是精神义理的解说工具,不立文字,直指人心。唐卡——代表经典永恒磨砺而成为象征的珍贵佛教供养(见即圆满)”,何东讲起唐卡知识来,收敛了平日的嬉笑,变得严肃。

他的收藏,从唐卡开始。“其实,开始喜欢唐卡,仅仅因为颜色华丽,我觉得很漂亮。”何东坦言自己是从一无所知入门的。2004年,何东去拉萨玩,在八角街见到那种填色唐卡,“其实是旅游纪念品,当时觉得颜色很好看,两三百元买下来,那个时候甚至不知道它叫唐卡”,何东回忆初,“还觉得觉得这种佛像画和我之前见到的不一样。我当时买的应该是马哈嘎拉,是愤怒像,我不喜欢慈眉善目的那类。直到后来在云南夏伽活佛,和他成了朋友,他送我一幅真正的唐卡。从那时开始,了解唐卡知识,便踏上不归路了。”

夏伽活佛教给了何东很多唐卡知识和宗教知识,这让何东着迷。后来因为喜欢程度日渐加深,开始不断往藏区跑,那时候消费在当时比较低,关注唐卡当时也不是因为神圣、纯净这一类文艺的词,我当时感觉是华丽。”

2004年之后何东开始经常进藏,索性工作区域选择在了西北。当时的公司是做路灯照明项目,同事们都申请去北上广片区负责,何东毫不犹豫选择西北。目的是为了他的唐卡。何东性格开朗,走到哪里都很快收获一批朋友。青海和甘南是他呆得多的地方,“青海有热贡唐卡,在手绘当中是佼佼者,不管是传承教派,绘画整体结构,包括整个体系来说都可以说很厉害,非常有收藏价值。”一路走来,何东成了专家。

2008---2016年,是何东收藏唐卡多的阶段。从一些初级唐卡开始收起,逐渐知道国唐。织锦唐卡便是国唐的一种,“次见到织锦唐卡的时候,其实蛮不太理解的,这是不是背面子啊我当时想。那个时候我在青海果洛州工作,交了很多藏族朋友。这段时期让我知道了佛珠、唐卡佛造像很多东西,开始真正进入收藏,进入精神层次的品玩。”

四臂观音 老织锦 民国

四臂观音 老织锦 民国

平绣 清代

八臂观音 平绣 清代

藏族人每个家庭都会供养唐卡和佛像,何东的收藏几乎都来源于藏民家中。他的信息很广,藏民朋友知道他喜欢这些,有好的发现总会时间告诉他。“一个人喜欢某种东西的时候,他能把自己身边所有的关系用上,”何东对唐卡痴迷后,便是这个状态。“只要有好东西朋友们便给我打电话。”何东个人更偏向收藏织锦唐卡,不管是缂丝工艺、缂毛工艺都收。“收的价位从几百几千到十几二十万的都有。”

何东十几年来收藏了数百张唐卡,早期的有清代唐卡。而首次展出的这批50年代初期的老织锦唐卡便是从一个藏民家收得。当时何东很想知道这批东西的来龙去脉,专程请教了当地上师。“建国初期因为政治原因唐卡当做安抚品而生产了这么一批。并不是每个藏民手里都有,给当地当时西藏参政的官员当地的寺院有权威的一些人,给他们所赠与来安抚民心。这些背后的故事是上师告诉的,普通藏民并不知道。这上面的图案也都是当时一些活佛绘制。”

收唐卡使何东得到很多精神上的满足,同时也充满冒险。经常开车到偏远之处。有次,收到一张好唐卡后,在主人家呆的时间过久,回去天色已晚,居然遇上当地劫匪。还好,他们只是拿走了何东的手机,并未对唐卡下手,这让何东欣慰。而辨别真假,何东全然自学靠经验而来。他不相信故事和理论,他的眼力和感觉是从实践中得来的。

何东在收藏当中得到更多的精神满足,“上师在沟通当中,他们不单单讲述唐卡和佛像或者佛珠,而是很多文化和宗教的知识。我越听越着迷藏文化。甚至开始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中开始起作用。也正是这些,吸引我不断收藏下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从因为唐卡的色泽华丽进入收藏,到现在更多精神层次的收获。关于唐卡的印象,何东的看法并未改变,“我现在觉得唐卡更华丽了。”

何东讲起佛像藏品滔滔不绝

佛造像:从庄严到更庄严

藏佛造像是何东的第二大收藏系列。佛造像是伴随着唐卡开始的,是一个衍生物。

何东的佛造像多是17、18世纪的,民国的,近代的。13世纪克什米尔造像也有一两尊,竟年代太久远了。“收藏是靠个人能力和经济能力,包括你的时间、寻求的方向等,所以完全是凭运气。我这些造像全部是铜质的。我原本对金属没有什么研究,收集铜像以后更多了解这个东西。造像包括很多东西,不单有手绘造像、铜铸造像、铁艺造像等。从收藏中累计了很多知识点。”何东说。

何东的佛造像大大小小收藏了几十件,便宜的几千贵的有几十万,比唐卡投入的资金大很多。何东迷恋的是佛像的质感。“老物件有岁月的质感,跟精美程度无关。这一块掉漆那一块掉别的东西,没有关系。我喜欢这种状态,这个东西是岁月的痕迹。唐卡也罢,天珠也罢。包括佛经、佛法是一个整体,是不可分割的,就是一个整体文化。”何东逐渐进入到痴迷的状态。

释迦摩尼佛造像 17-18世纪

八思巴造像 17-18世纪

度母鎏金造像 17-18世纪

何东经常去偏远藏区收东西,经常迷路。在城里收东西是不可能的。藏区草原非常多,大多数是无人区。“那里的晚上真黑啊,必须用打火机。我这帮朋友都说住野外是自虐。其实那里并不是空气清新,更多的闻到风中牛羊的膻味。时间久了就习惯了。是一个回归于真正生活状态。”何东非常怀念去偏远藏区的经历。“大部分藏民是慢生活状态。我觉得在北上广生活是自虐,在藏区才是生活。”

何东称自己的收藏方式叫做“死缠烂打”和“厚脸皮”,也曾有为收到一件喜欢的东西纠缠半年多的经历,不断从西安开车去青海。隔三差五去人家吃饭、送个礼,“为了得到这个东西感觉比找甲方办事还不要脸”何东说其实没有哪一个藏民愿意轻易将东西卖给他。

收佛像比较麻烦,白天不能将东西带出去。很多老人对佛像非常虔诚,经常是天黑后才敢出去。将十多斤甚至几十斤重的佛像装在袋子里,自己一个人搬出去。车子通常开不过来,当时搬出来是异常辛苦的。

现在要收集旧佛像很难了,很多东西不存在了,很多书籍已经被破坏掉了,有一些上师都叫不出来名字。

虽然如此,何东依然不放弃收藏。藏佛像的精致和异域风格,让何东感到庄严。每看一次,感觉更庄严。

收藏是长情的事

佛像也罢,唐卡也罢,何东对此的兴趣有增无减。其实他的收藏故事大多很平淡。他认为:平淡中表现出来的是坚持,对应枯燥生活的一种坚持。当枯燥融入到自己生活状态以后就不枯燥了。

收藏让何东变化很大。这些年,从一种漫无目的,茫然,不知道以后要干什么,到现在有了精神上的宁静。

现在,只要有空,何东开上车子便去了藏区。有时,仅仅为了和藏民朋友吃次饭,有时为了一张唐卡或一尊佛像而去。

这是收藏带给生活的诗意。这件事情会一直持续。

作者:刘爽

编辑:大白

放心收藏,全球见证,扫码立即送鉴

本文作者:雅昌艺术网(今日头条)Tags:手工艺 文玩 艺术 文化

桂林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内江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宜春的癫痫病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