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绝鼎 第28章 【027】杀人的感觉

时间:2020-01-16 22:09:5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绝鼎 第28章 【027】杀人的感觉

【感谢六尔成为绝鼎的舵主,tanky!】

⊙⊙⊙⊙⊙⊙

“什么?”

这天午后,容世豪以午睡的名义拉着一个妖冶侍妾到了房中,大干特干。

即使门外有下人通报,容世豪都不管不顾,继续练着他九浅一深的绝技。近他心情不错,从先锋营传来的消息,容易要走火入魔了,他对容世雄两兄弟的办事效率很满意。

没成想门外的下人突然说道:“二少爷,容世雄和容世福死了,被容二狗杀啦!”

这句话,一下子把容世豪吓软了。

他胡乱套了一件长袍,施展惊雷步冲到门外,厉声道:“狗奴才,你瞎说什么?”

那名下人吓得屁滚尿流,颤声道:“二少爷……此事千真万确,是这样的……”

他吞吞吐吐地,将先锋营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不可能,二狗子怎么可能杀得死世雄哥?”容世豪惊呆了,状若疯狂:“胡说八道,你在胡说八道,区区半个月光景,那二傻子不可能突破到罡气境!”

嘴上岁这样说,容世雄还是展开了行动,他换了一套衣服,飞跑去找四长老。如今族长正在闭关,排名前三的长老又不问世事,他能够依靠的就只有四长老了。

四长老此刻正在闭门调息,他体内气血翻涌不停,对他造成这种内伤的,赫然是一个他本来不放在眼里的罡气境少女。

昨天早上他追杀那个蓝袍少女,将那少女逼到了海边。蓝衣少女走投路之下,展开绝地反击,用一种四长老从未见识过的秘法,和他斗了个两败俱伤。

当时四长老动了杀人夺宝的心思,他毫不怀疑,那蓝衣少女身上暗藏着某种了不得的宝贝,以罡气境的修为打伤了他这周天境四重的高手……要知道罡气境和周天境隔着一条鸿沟,寻常罡气境玄修想伤到周天境玄修,根本是天方夜谭。

四长老虽然受了伤,不过他也打伤了对方。

就在他即将得逞的时候,六长老拍马赶到。

在容家六大长老中,四长老修为低。

他之所以在长老会排名第四,不是因为他够强,而是因为他年纪比五长老、六长老大,背地里有不少容家子弟都骂他倚老卖老。

六长老一出马,四长老失去了杀人夺宝的机会。

他索性顺水推舟,把那疑似嗜杀成性的蓝衣少女派去祸害容易。

四长老永远不会想到,那“祸害”容易的蓝衣少女,给容易带去了一种真灵。

“四长老,容彪大统领传来密报,说是十万火急……”

敲门声响起,门外的管家底气不足道。

管家其实已经听说了容世雄的死讯,不过他太清楚四长老的脾气,不敢亲口说出来,还是让四长老亲自去看看那封密信比较好。

“拿进来我看看。”

四长老强压住翻涌的气血,盘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管家推门将迷信递了过去,然后躲避瘟神一样掩门出去了。

四长老摊开密信一看,双目充血,睚眦欲裂,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他本来就受了内伤,体内气血不顺,此刻惊怒之下,内息紊乱异常,近乎走火入魔。

四长老只有两个儿子,如今两个儿子说死就死了,他如何能承受这种打击?

喷出那口鲜血之后,他强行压制伤势的一口气顿时泄了,体内玄气四处乱窜,猛烈撞击着他的五脏六腑。四长老咚地一声倒在床上,四脚朝天,口吐白沫,像是发了羊癫疯一样,不停地打着摆子……

⊙⊙⊙⊙⊙⊙

先锋营,八个小队长聚在一起,焦急地等待着。

他们都在等狂怒的四长老杀过来,以四长老的脾气,一掌拍死容易都有可能。

然而,一炷香之后,他们失望了。

四长老并没有出现,前来给容世雄容世福收尸的,是四长老院子里的管家。

仅有的两个儿子死了,作为父亲的四长老竟然不亲自前来收尸殓葬,实在太反常了。没人知道其中的原因,九个小队长只知道,四长老那个管家修为很一般,比容富贵好不了多少,绝不可能对容易构成威胁。

砰……!

城墙守军大营里,容彪一掌拍碎了面前的桌子。

收到四长老那位管家传来的消息,容彪知道,今天想杀容易是不可能了。

“小畜生,就让你再多活几天。哼哼,不出半月,兽潮必现。到那时,你就带着先锋营去抵挡兽潮吧……”容彪眼中闪过阴狠的光芒,暗忖道:“半个月后,族长也该出关了……”

⊙⊙⊙⊙⊙⊙

先锋营大的营房里,头领传下命令,闲人进。

此时此刻,里面只有黑龙岛四侠和水柔儿。

外界的气氛愁云惨淡,这座营房内的气氛却欢天喜地。

“哇哈哈哈哈,不愧是我剑公子的兄弟啊,果然有我几分风采,一个回合就弄死了容世雄!”容小剑正和容易勾肩搭背,得意大笑着。

“小易,你也藏得太深了吧,什么时候突破到罡气境的?真是的,连我们都瞒着。你知不知道,你跟容世雄比斗的时候,姐姐差点吓得半死。”容萱萱心有余悸地埋怨着,胀鼓鼓的胸脯起伏不停。

容小剑为人处世有他自己的一套准则,撇着嘴道:“妇人之见,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小易有他自己的苦衷,你们忘了姑姑去年临走前那句话了吗?”

听到这话,容萱萱顿时沉默了,容小虎也停止了傻笑。

容易以前的想法非常单纯,他失去了父母,不想再失去别的亲人。每次受到欺负,他都把那当成了亲人之间的小恶作剧,就像有时候容小剑也会对他恶作剧一样。他总是想,亲兄弟之间也会吵架,也会打架,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一家人,过几天就和好如初了。

后来那些欺负他的人变本加厉,愈演愈烈,到了拿他小命开玩笑的程度。直到去年,容颜惩罚众人后,对他说:“小易,你再这么软弱,姑姑再也不理你了!”

容易很怕姑姑不理他,这大半年来,他尝试着改变。

这种改变,使得他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

“小易,姑姑回来看到现在的你,一定会很高兴的。你心里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以后姐姐不过问了,你也不需要去考虑容家那些人的感受。”良久,容萱萱开口了。尽管她认为容易近某些时候过于霸道了,但是她内心欣赏容易这种变化,认为男子汉就应该这样。

“没错,真正的高手从来不会去在乎世俗的眼光,世人反而会去在乎你的感受。你看姑姑每次回来的时候,族长那一脉哪个不是若坐针毡?生怕有一丁点儿做得不好,惹姑姑生气。这就是强者的风采,哪怕你放个屁,都会吓死一大帮子人。”容小剑接过话茬,用他的方式鼓励着容易。

容萱萱和容小剑之所以说出这番话,是因为容易现在脸色很难看。

容易始终不发一言,脸色白中泛青,眼中有着明显的挣扎和迟疑。

听到容小剑那番话,容易开口想笑,突然脸色剧变,冲到了墙角,单手扶墙,哇哇哇地狂吐起来,连胆汁都吐出来了……自从杀死容世雄,容易就有一种恶心反胃的感觉,他已经压制了很久,此刻终于压制不住了。

“小易,你怎么啦?”容萱萱很担心。

“是不是受了内伤?”容小剑想当然道。

容易没有回答,继续狂吐。

这时候水柔儿突然开口了:“今天是他次杀人吗?”

“好像是……”容萱萱怔了怔,旋即恍然大悟:“难怪他一进门脸色就那么难看,吓死我了。听我小姑说,次杀人都会恶心好几天,夜里还会做噩梦……”

这次容小剑听懂了,哭笑不得道:“原来是这样啊,奶奶个腿,哥还以为你想不开,又要回头去当那个二傻子呢。小易,你太给力了,你是我们黑龙岛四侠中,个杀过人的狠角色。嘿嘿,你次就杀了两个,哥以你为荣!”

容易狂吐了半天,终于开口说话了,有气力道:“娘西皮,原来亲手杀死两个大活人的感觉,是这

南昌大学上饶医院
重庆国防医院
承德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杭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山西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