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愤怒的人心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4:11:3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七月的天气十分的诡异,尤其是晚上,刚刚还有几颗星星,而此刻却是电闪雷鸣,夹杂着狂风和暴雨疯狂的袭击着这片土地。  随着一声炸雷,熄灭了整个小区的电灯!  一个浑身湿漉漉的醉汉,在雨中摇摇晃晃地走向一个蜡黄的大门下使劲地打着门。随着吱呀一声门响,从里面探出一个人的头来,借着闪电看得出是个妇女。  “阿杰,又出去喝酒了,还是去吃荤的去了?小小年纪得注意身体哈,实在渴了来找你嫂子啊,我不嫌弃你年龄小,哈哈……”笑声在风雨里拖得老长!  “张嫂,你真骚哎,守寡受不住了吧,今儿个我就来借个火!”  “嘻嘻,你嫂子我火旺着哩!这不正赶上停电,这火正是燃烧的时候,快进来吧,嫂子给你暖暖身子!”  阿杰甩了甩头上的雨水,踉踉跄跄的进了张嫂的屋,屋里点着蜡烛,火苗随着风晃晃悠悠的。  “张嫂啊,你家蜡烛和你差不多,晃得我今晚就想在你家住下咯!”  “哈哈,你个小兔崽子要是敢住下,我保证你明儿个起不了床!”张嫂风骚的脸在烛光里显得那么的急切。  “嫂子,今儿个不了,我爸一个人在家,我来真的就只借个火,把你蜡烛借我一根。这不停电了嘛,我家没蜡烛了。”  “没有!”  “嫂子,别生气,今晚真不行,你早点睡,没有我就把这支拿走了。”阿杰顺势带走了桌上的大半截还燃着的蜡烛,顺势一吹,没入了诡异的夜晚。  “你这个小瘪三,老娘我总有一天会吃了你!”张嫂在身后骂着。  一阵风吹来,险些吹灭了重新点燃的蜡烛,她起身去关掉被风吹开的窗,望着昏暗的屋子,自言自语说道:“还是睡了吧,快11点了。”  仿佛外面的风雨停了,只是不时的有闪电透过窗户的玻璃。  当张嫂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又听见大门被敲打的声音!  她心里一阵窃喜,莫不是那隔壁李哥,但他不敢这般敲门,这要是邻居知道了多难为情,怎么也得先给我发条短信啊!正犹豫着,却听见阿杰大喊道:“张嫂,快开门啊,我爸爸……我爸……被人……快打电话报警啊!”至于他爸爸怎么了,听得不是很清楚。  张嫂心里一愣,这瘪三搞什么鬼,难道今晚真的欲火焚身?随着一惊,怎么听是他爸怎么了,难道是出什么意外了?点上蜡烛拿在手上,没顾得穿件外套就穿着睡袍就去开门。  嫂子,我爸……我爸……  你爸爸怎么了?慢慢说。  被人杀了!  阿杰满脸泪水,脸色在烛光里照得发青。  张嫂随着一颤,惊恐的问道,你为什么不报警?  我手机没电了,爸爸手机不见了,所以才来找你!  额,好好,我马上报警!  ……  警察赶来的时候,阿杰家围着一大群人,纷纷议论着,阿杰一个人呆呆的在墙脚下抽泣,周围有好几个妇女在安慰他。  很快的警察封锁了现场,一个年轻的警察在对阿杰做笔录,其他几个警察仔细扫视着整个房间。  这警察叫阿发,是刚来的探员,这是他毕业以来个参与的案子,脸上满是兴奋的表情。  名字?  阿杰。  书名啊!  仇安杰!  年龄?  “好了,阿发,先问案情,后做笔录,知道吗?”一个中年警察说道。  谁报的警,过来!  张嫂战战兢兢的走过去,弱弱的说道,是我。  请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  张嫂把先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那中年警察立马叫阿杰过去,说道,请说说当时的情况。  我今早八点钟就出门了,有几个同学约我去城北公园,由于我们几个老同学有三四年没见过面了,所以一玩就是一天,晚上在KTV酒喝多了,一回到家就打算睡觉,但寻思怕打扰我爸就没敢大声折腾,但喝高了,又因为停电所以不小心一个踉跄摔倒在桌上,把桌上的这几个茶杯全摔碎了。我就想爸爸怎么也得骂我几句吧,回来的晚不说,还打碎了杯子,可是居然爸爸没说话!我就靠在门上听,结果啥也没听见,以往爸爸打鼾老远都能听见,于是我敲门,结果还是没反应,又大声的地了几声,也没搭理我,这才打算推门看看爸爸是不是不在家,结果门是闩上的!于是我使劲踹开门,发现爸爸已经被杀死了。阿杰越说越伤心,又有好多人不时地上来安慰。  阿发细细的观察着整个房间,死者爬在床上,颈部动脉被砍断,一刀毙命,他首先排出了自杀。  烟斗式的门闩已被踹坏,门板上被用来固定门闩的那一块已经连在门闩上,此时已掉在地上,被来围观的人踩的浑身是泥,门上一个破洞。  阿发捡起地上的门闩放在门板的破洞上,非常吻合,门板上的破印是新的,比对完了后把它放进袋子里,继续巡视着,房间角落里有一个空调,看样子是刚刚装上去不久,窗户开着。阿发把头探出去看了看,寻思着这窗户不可能让凶手进来,这是第八层,上面还有十层,用手擦了擦窗台,非常干净,当然他排出了从窗进来的可能性。  地上有两潭水,一潭水周围有很多水点,另一潭水稍微多一点,在地上呈现了一个圆圈式的形状,仿佛是从盆子之类的器皿里溢出来的一样,周围散开的水点较少,旁边有一个小凳子。  靠门的地方有一张小条桌,桌上放着空调遥控器。  所有的一切阿发都记在脑海里,还不停的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请问这里的一切动过吗?”  阿杰说道,没有,我踹开门之后就看见爸爸躺在血淋淋的床上,我非常惊慌和害怕,时间想到报警,但是由于手机在我回来的路上被雨水打湿了,现在还开不了机。我就想到用爸爸的手机,但是我摸了他几个口袋。没找到手机,这才去叫张嫂帮我报警。  “为什么去找张嫂,张嫂离你家还有段距离?”  “我回来时只和张嫂说过话,我认为只有她没睡。”  “那这些人是怎么知道你爸爸死了?”  “张嫂的嗓门很大,被邻居听到了,这才赶到这里。”  在警察询问的时候还陆续有人进来。  “也就是说,除了你找手机外其它的都没动过?”  “是的!”  所有人都做了现场的笔录,包括谁个到,到来的原因,但和阿杰的陈述完全相同。  另一边,一个警察拍了很多现场照片后,把阿杰的父亲抬上了警车。  阿杰的屋子被封锁了,阿发暂时住在张嫂家。警察三天两头的往案发现场跑,他的心里不但要承担悲痛,还寄人篱下,所以隔三差五的就去警局催破案。  然而整件案子毫无头绪,经过分析死者的死亡时间是上午十点至十二点,这期间死者没离开过他的住所,对门是一家超市,外监控正好对准死者大门,一整天除了阿杰早上八点过三分就出门了外,就没人进入,也没人出来,除非是停电之后有人去杀了死者,但是不可能,,死亡时间对不上;第二,停电距报案只有半小时,警察赶到时死者已经没了体温,血都已经结块。同时也排出了自杀,没有人能爬着用刀砍断自己的颈动脉。门又从里面闩上了,这件密室杀人案缺陷入了绝境,快半个月了还没头绪,面对着上头三翻五次的怪罪,整个专案组也是一筹莫展。  阿发心里满是疑云,以至于在和女朋友逛公园时女朋友说了什么都全然不知。首先不是自杀,这已经很明确,可是他杀却找不到任何可疑之人,所有死者的通话记录调出来后,和他有过联系的不是在外地就是又不在场的人证。在现场的抽屉里找到了大量的现金,存折,当然排出了劫财,可到底是谁杀了他呢,杀人动机是什么呢,仇杀?可经过了解死者生前为人和善,没有仇人,老婆在二十多年前死于火灾,案件资料也看过,二十多年来就和阿杰生活。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阿发!”女朋友的大声喊叫才把他从沉思中叫醒。  “干什么啊?”阿发心不在焉的问道。  “你陪我去下鉴定所好不好?”  “怎么了,你去哪儿干嘛,难道是要鉴定我是不是冒充的?”阿发像个流氓似的在女朋友脸上吻了一下。  “讨打,才不是呢,我爸爸怀疑我妈妈出轨,说我不是他亲生的,要赶妈妈和我出家门,我就悄悄的拿了根爸爸的头发,打算去鉴定下!”  “你真打算这么做,你家一直吵架难道就为这个?”  “就是嘛,我要终止他们之间的战争!”  “那如果鉴定结果你是你爸爸亲生的还好,如果不是你打算怎么办?”  “劝妈妈离婚,去找害她的男人,实在不行我养我妈妈,也比她每天不开心要好!”  “为什么不早点去鉴定?”  “我爸爸不干,是不是他都没面子!”  阿发也在寻思这些问题,说了很多,但终阿发坳不过女朋友去了鉴定所。  来来去去折腾的阿发浑身酸痛,就坐下来看一群孩子玩跷跷板,突然他眼睛一亮,站起身说了句我想到了,拉着女朋友就跑了。  回到警局,找到头儿,要求看现场证据,说想到了重要破绽。  所有证据摆在他面前,他个挑出了那个不起眼的门闩,随着看了那些现场照片,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说了句:“我想到了,凶手是阿杰!”  “你傻啊,阿杰是他儿子,怎么可能杀他父亲?”  “不,阿杰不是他儿子,我要看当初她妈妈死的时候的案件资料。”  “有什么看的,她妈妈是因为意外失火烧死的,阿杰是被他妈妈用毯子剪开做成绳子掉下去才逃生的,难道有疑问吗?”  “不,她妈妈不是死于意外火灾,是他爸爸,不,是死者仇万中谋杀的!”  “怎么可能,当时是电线意外起火,仇万中在外打麻将啊。”  “不,这是事先安排好的,你想想为什么单单就在仇万中外出打麻将的时候才起火?还有门闩会在起火的时候坏掉,这些不都是疑问吗?”  “这……”  传阿杰过来,想办法帮我弄一根他的头发,我去去现场。  阿发和几个警察去了死者房间,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找,在枕头下找到一根头发小心翼翼的装进了袋子里,连带着装起了空调遥控器。然后又上二楼在任地板上倒了一瓢水,然后就在阿杰房间里到处翻,什么也没找到,在垃圾兜里找到很多碎纸片,他没多想就把整个垃圾带进一个袋子里装了起来。没多久天花板出现了水珠,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和上次有水渍的地方完全一样。  一晃过了两天,第三天的清晨,警报声穿透街道,阿杰被押上囚车。  审问开始了。  “仇万杰,你承不承认你杀了仇万中”  “笑话,我怎么会杀我的父亲”阿杰语带轻蔑的说道。  “不,他不是你父亲。”  “怎么可能,他就是我的父亲。”  “不,虽然你父亲火化了,但是在你父亲床上我们找到了他的头发,和你的头发鉴定结果比对,你不是他亲生儿子!”  “就算他不是我父亲,我也没杀他的动机。”  “不。你有,报仇,他杀了你母亲。”随着,阿发拿出一张用胶带粘好的纸张放在桌上。这是你母亲在起火后写的,我估计是放在你身上的某个位置,他提醒你要给她报案,但是你却选择了报仇!  “他该死!”阿杰此刻有点愤怒,手铐在手上卡卡作响。  “但是我没杀他,虽然我恨他。我一早就出门了,你们也分析了死亡时间,我有不在场的人证。”阿杰随后又说道。  “不,其实你在你出门前就杀了他,但是你很聪明,你在房间里放了一盆冰块,你把空调开到制冷,整件屋子和外面的气温相差十几度,这就给我们推断死亡时间造成了困难。所以才会在死者的房间出现了因为天花板漏水而出现的第二潭水,开始我们都以为是你父亲洗脚或者泡脚时溢出的水,但七月的天气再怎么也会干了吧!但是百密一疏,我们看到的现场是,窗子打开的,试问好几家玻璃窗都被风给吹坏了,就包括你住的房间窗户的玻璃,而死者的窗户完好无损?那是因为一开始就关着,直到你回家才打开的,是不是?因为那上面的指纹是你的。”  “这都是你的推测,你没有证据。”  “还记得我当时问你吗,问你是否没有动过房间里的东西,你怎么回答的?”  “没有!”  “你撒谎,你动过空调遥控器,我也是才发现,这是个常识问题,为什么死者不把遥控器放在离床近的床头柜上,而是在靠近门边的桌上,那是因为你回家后急着关空调,忘记了把空调遥控器还原,这上面还有你的指纹,你看一下指纹对比。”随即递给他一张指纹对比单子,这样的天气只要打开窗,关掉空调,要不了几分钟人类是感觉不到屋子和外面整个细小的温差。  “就算遥控器上有我的指纹,那也是我昨晚帮他关空调时留下的。”  “试问死者连遥控器怎么操作都不会吗,再说如果你昨晚帮他关了,那么买个空调有什么用,白天谁会一整天呆在卧室享用空调?”  “我……”  “我知道你说不出话。”  “好,就算是我杀的,我又怎么杀人后关上门?”  “这个问题好,其实门不是从外面踹的,而是从里面踹的,你知道杠杆原理,和小孩玩跷跷板是一样的,如果是从外面踹,坏的因该是门框扣门闩的那个位置,从里面踹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你说对吗?其实你只是想给我们增加破案的干扰,其实际是天网恢恢!”  “这只是你的推测,你没有证据!”  “有,就是这把刀,按理说也不会怀疑你,也不会和一把刚买的菜刀扯上关系,而你就是利用这一点才把凶器放在你我们的眼前。尽管你擦拭了上面的血迹,但是现在的科学对于这个不是难事,经过比对这把刀上面的血迹就是死者的,指纹是你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冰冷的手铐,冰冷的监狱,关着一个心儿冰冷的人,脑海浮现出妈妈惨死的场景,妈妈用嘴撕布条显得那么的从容,就算妈妈出轨了,就一定要杀了她吗?为什么不能放她一条生,生父啊,你到底在哪?你害了妈妈也害了我!  ……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走到警局,他要探监仇万杰,头一直瞒着,好像对不起这世上所有的人。  道是人间无情,还是爱得无情! 共 498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导致男性前列腺炎的诱因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昆明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