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灾款迷案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6:43: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江湖,什么是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  江湖在哪里?  在你那里,和我这里。  江湖上有什么?  杀人流血!  杀人流血容易吗?  容易!  什么不容易?  诛心!  每一代的江湖都会有不平凡的事情发生,过了数十年后,这些事情便成了酒肆茶疗中津津乐道的话题。  我们如今要说的就是一代大侠林开翎那个时代的故事。      一盏孤灯如豆,在荒林的夜色中显得更加微黄昏沉。  孤灯旁,一个青衣大汉手持酒杯不停仰首饮下。  他身形健硕,双眉浓而不散,且眉角上翘,威严不表而露,一望便知乃是惯于发号施令之人,但此时却不停唉声叹气,仿佛有无尽的愁苦不能吐露。  夜如墨,风如刀。  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青衣大汉面色变了变,猛然起身,口中道:“谁?”  门外响起一阵语声:“奴家逃难到此,因错过了宿头,望大哥行个方便,让小妹借宿一宿,不胜感激。”  青衣大汉紧绷的身子松懈下来,走到门旁,开了门。只见一个神色慌张的小泵娘站在门口,背后背着一个小包裹,果真是逃难的。  青衣大汉道:“夫人请进。”  小泵娘急忙进了屋子,转目看了一眼,见没有旁人,缓缓松了口气。道:“多谢大哥。”  青衣大汉双目一转,道:“不用多礼,不知夫人那里人氏?怎会深夜还在这荒林中?”  小泵娘哀叹一声,满脸凄苦之色,道:“奴家姓张名翠翠,乃是苏州人氏。因夫家被仇人所害,所以才会逃难到此。”  青衣大汉轻轻应了一声,直盯着张翠翠看个不停。只见她朱唇贝齿,酥胸半露,或许是赶路赶得急,至今面色仍是微红,呼吸粗重。青衣大汉身体猛然起了一阵变化,热的变化,但他似是强力压制住,回身道:“夫人今夜不妨在这里住下,明日再走不迟,我去柴房住一晚。”  张翠翠道:“多谢大哥,奴家无以为报,就借花献佛敬大哥一杯。”说着端起一杯酒,递给了青衣大汉。  青衣大汉微微一怔,接了过来。看看她,仰首饮下。放下酒杯,未看张翠翠一眼,便走了出去。  张翠翠突然轻轻一笑,道:“倒也,倒也。”  说也奇怪,青衣大汉刚走到门边,扑通一声,便栽倒在地上。  张翠翠挥手扔下包裹,小心翼翼地朝青衣大汉走去,口中道:“钱帮主,钱帮主。”见青衣大汉一动不动,不由放心下来,走了过去,仔细一查看,咯咯笑道:“三步入梦散果然管用,就连堂堂金钱帮的钱帮主也发觉不出,真想不到你竟会栽在我玉狐狸手中。”  说完,扛起青衣大汉,便欲出门而去。谁料,门外又有语声响起:“这屋中有灯光,想必定是有人居住,看来我运气不错,今晚不必再露宿野外了。”  玉狐狸双目精光一闪,急忙将青衣大汉放在床上,用棉被盖上。  屋外那人轻轻敲了敲门,道:“屋里可有人吗?我老婆子投亲赶路,错过了宿头,请主人家借个方便。”  玉狐狸缓缓松了口气,开门一看,原来是个年过花甲的老婆子。便道:“老妈妈请进。”  老婆子身形枯瘦,鸡皮松坠,手中拄个拐杖不住喘气道:“多谢夫人,夫人心底善良,定然会有好报的。”  玉狐狸心中暗暗笑个不停,自己一生被人不知骂过多少回,还是头一次被人夸心底善良,不由暗下决定,必定让这个老婆子死的干脆一点,不让她多受苦。  玉狐狸双目一转,笑道:“老妈妈深夜赶路怕是会沾染寒气,不如喝杯酒祛祛寒吧?”  老婆子受宠若惊,慌忙谢个不停。  玉狐狸缓缓倒了杯酒,手指轻轻一弹,一点粉末落进了酒杯中。这一点粉末便是连十头牛也毒的死。  老婆子一口饮下,口中仍是道:“好酒,好酒,就是味道有点浓了。”  玉狐狸微微变色,看那老婆子眼中无神,脚步沉重,难道还是个练家子不成?复又冷冷一笑,忖道:纵使练家子也晚了,那一点粉末无论是谁也能要了他的命。  老婆子似乎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喃喃道:“这酒味道真不赖,只是太少了。”  玉狐狸看着老婆子,道:“倒也,倒也。”此时本应该老婆子七窍流血,倒地而亡。可谁知那老婆子仍旧坐着不动,拿着酒杯把玩,口中仍在含糊不清地自语道:“要是再有几杯就好了。”  玉狐狸面色一变,仔细看着老婆子,忽然道:“你是不是真的是个老婆子?”  老婆子道:“你是不是瞎子?”  玉狐狸道:“我不是。”  老婆子道:“既然不是瞎子,怎么看不出来我是个老婆子。”  玉狐狸道:“我看得出来,你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不像老婆子,谁若说你不是老婆子,我就和他拼命。”  老婆子笑了笑,道:“你果然是个乖孩子。”  玉狐狸眨了眨眼,道:“只不过我知道江湖中昔年有一位万面书生,他若是想易容成谁,就能易容成谁,而且连他的亲人也看不出来。他一身轻功暗器的功夫能在中原排在五名之内,你说他是不是很有本事?”  老婆子一直看着玉狐狸,忽然道:“江湖中卑鄙无耻,狠心手辣的十个人里,只有一个是女的。叫什么玉狐狸,盛传此人容貌生的极是销魂,用毒手段也是屈指可数的,死在他石榴裙下的冤鬼从这里排队能排到城里去。”说完,慵懒的目光忽然变得狡黠起来,含笑看着玉狐狸。  玉狐狸微微一笑,起身道:“不错,我就是玉狐狸,玉狐狸就是我,可是你呢?是不是万面书生?”  老婆子苦笑道:“你既然是玉狐狸,我只好是万面书生了。”  虽是已有猜疑之心,但玉狐狸还是闻言色变,道:“果然是你,怪不得呢,怪不得我那些作料被你当糖吃,在你面前那连糖都算不上。”  万面书生笑吟吟道:“实际上它比糖难吃多了,起码我现在就有反应了,这么强烈的作料我又吃了那么多,怎么会一点事没有呢?你若是要出手就赶快,趁我正在运功逼毒之际,你有机会一击得手。”  玉狐狸轻轻向后退了两步,慎重地看着万面书生,忽然笑道:“我为什么要对你出手?我们无仇无怨的,傻子才会对你出手,难道你看我像个傻子?”说罢,竟一甩秀发,仰头走了,像是一个踏春出行的小姑娘。边走口中还哼着曲调,倒像是怀春的小姑娘在唱情歌。  万面书生怔住了,看着玉狐狸即将消失在夜色之中,忽然叫住了她:“喂?”  玉狐狸回首微微一笑,疑问道:“干什么?”  万面书生手指着床上的青衣大汉,问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玉狐狸眨眨眼,道:“他是金钱帮的钱惊龙钱帮主。”  万面书生道:“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值多少银子?”  玉狐狸道:“听说值个千把万两。”  万面书生道:“不是听说,是确实值一千万两。”  玉狐狸面不改色,道:“那又怎样?”  万面书生道:“他本来是你的,一千万两银子也是你的,可我一来你就要走,难道你不想要这一千万两银子?”  玉狐狸道:“想,想的要命。”  万面书生奇怪了:“那你为什么不和我抢?说不定你能抢得过去。”  玉狐狸悠悠道:“我虽然想的要命,却还不想赔上自己的命。我没有你狡猾,打又打不过你,还跟你抢什么?难道你看我像个呆子吗,只会拼命的呆子?”  万面书生又怔住了,苦笑道:“你不是呆子,我是呆子。”  玉狐狸道:“我可不可以走了?”  万面书生道:“可以,谁敢拦你,我和他拼命。”  玉狐狸一蹦一跳着,消失在夜色之中。  万面书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道:“现在的小姑娘真他妈的狡猾,打不过就跑,这句话真他妈的好。”  此时,屋中已剩下万面书生和床上的青衣大汉钱惊龙。  万面书生看着床上的人,露出贪婪之色,那像是在看一个健硕大汉,倒像是看一个我见犹怜的小姑娘。  灯光一闪一闪的,他脸上的松坠鸡皮看来是那样阴森。他缓缓走向床边,走得很慢,仿佛是慢慢享受着,金银财宝面前,谁能不慢慢享受?  “我能不能进来?”一个语声突然传来。  万面书生猛然转头,只见门口边站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模样模糊不清,但是头上戴个小红帽,双手各戴两个红色小手镯,手镯下缀着几个小金铃,一晃一晃叮叮铃铃直响。倒像是大富之家的顽童。但在此时此地倒显得有些诡异了。  万面书生到底是老江湖了,拄着拐杖走了两步,仔细看了小男孩好一会,才道:“你可是对我说话?”  小男孩人小声音不小:“这里只有你一个能说话的人,不是你还能是谁?”  万面书生一怔,呵呵一笑,道:“是,是,看来我是老了,反应竟迟钝了下来。”  小男孩接下来的话更惊人:“既然老了还活着干什么?倒不如死了的好。”  万面书生一窒,他实在想不到这看似可爱的小男孩竟会说出这样惊人的话。心中不由犯疑:这里人烟稀少,怎会突然冒出个小男孩?而且还是在深夜,想到这里,便又仔细端详起那小男孩来。  小男孩也不害羞,直接走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迎着灯光让万面书生看个清楚。  万面书生惊奇万分,只见小男孩的面上竟隐隐有皱纹露出,双眼之中也模模糊糊有沧桑的意色,额头之上也留下了岁月犁下的深沟,帽檐下淅淅沥沥地飘着几缕白发。  万面书生骇然变色,因为他猛然想起一个人来,这个小男孩像极了那个人,那个极为可怖,变态的人。  万面书生忽然道:“我能不能走?自己一个人走。”  小男孩眨眨眼,道:“不能。”  万面书生又一变色,道:“我不要这个人了,自己一个人走。”说着指了指床上的钱惊龙,像是怕小男孩听不懂自己的话。  小男孩道:“我听清了,你不用再重复一遍,我说不能——就是你一个人也不能走。”  万面书生急忙道:“为什么?”  小男孩悠悠道:“你见到我了,怎么着也得留下点见面礼吧。”  万面书生长出一口气,放松了,道:“你想要什么?”  小男孩叹了口气,道:“我只不过是想要你的一只耳朵而已。”  万面书生手中拐杖一挥,一只血淋淋的耳朵已掉了下来。然后不顾涌出的鲜血,竟一言不发,转身掠了出去,一闪而逝,像是碰见了大头鬼一样。  小男孩面色不变,像是根本没有看见一样,亦或是司空见惯了。直接走向床边,看了看床上的青衣大汉,冷冷一笑:“你还不起来,难道还要我帮你不成?”  床上的被褥一动不动,青衣大汉仍是在被子底下,丝毫未动。  小男孩双眼寒光一闪,道:“你再不起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还是一动未动。  小男孩怔了怔,喃喃道:“难道真的被迷倒了。”慢慢伸向床上,掀开被子,探了探青衣大汉的鼻息,苦笑道:“真的被迷倒了,我还以为……没想到堂堂金钱帮的帮主竟是个头脑简单的窝囊废。”  忽然,“咻”地一声,一阵破空之声传来。  小男孩猛然跃起,向后翻了几丈,悄然落地,身形宛如飞鸟投林,轻巧灵便之极。  只见床前的地上斜斜插着一根竹筷子,入石三分,手劲之大可想而知。  小男孩面色微变,转目看了一眼屋内,床上的青衣大汉依旧一动未动,屋内连一物也为改变。心中不由暗暗称奇,嘴上却喝道:“什么人藏头露尾的?竟连我一个小孩子也暗算。”  “你若还算小孩子的话,钱惊龙只怕是还没有断奶吧。”一阵语声自房梁之上传下。  小男孩冷眼看着房梁,冷冷一笑,随手一挥,数道寒光爆射而出。  一道白影一闪而过,“夺,夺,夺”几声,几枚暗器已没入房梁之内。  小男孩蓦然回首,只见床边已坐着一个白衣公子。小男孩看着床边的白衣男子,道:“好快的身法。”  白衣人微微一笑,叹道:“能得昔年纵横江湖的红衣童子一句夸赞,实在受用不尽。”  小男孩一怔,道:“你认得我?”  白衣人叹息一声,道:“一身血红童衣,两只血红手镯,我若是还认不出来前辈,岂不实在该死?”  原来这红衣小男孩乃是昔年江湖中有名的血衣童子,以一身红衣轰动江湖,出道以来心狠手辣,血债颇多。又因其身体发育停顿,数十年来皆是幼童之体,所以他才有了红衣童子的外号,其实武林中人背地里都叫他作血童子。血童子所练功夫内外兼修,在江湖中煞名远洋,三十年前和丐帮长老谢三手比武,虽一招之差败于谢三手手下,但谢三手却在比武后的第二天呕血而死,临死还叹道:血童子内力不同凡响。  血童子看着白衣男子,忽然道:“你认得我,我却对你眼生的很,以你刚刚掠下来的身法来看,绝非无名之徒,可怜我竟看不出是何门身法。看来我到底是老了。”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道:“晚辈林开翎。”  “林开翎?”血童子喃喃道,又不时皱眉苦思,似是想忆起这人的来历,继而又摇了摇头,明显是对此人毫无印象可言。  林开翎又道:“晚辈乃是无名之徒,前辈想来是不知道了?”  血童子冷冷一笑:“什么有名无名,以老夫看世上沽名钓誉之徒多了去了,便是刚才那万面书生名声多盛,但我看他还不如你这无名之人。” 共 47823 字 11 页 首页1234...11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痛的的主要症状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