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战破云霄 第24章 炼剑

时间:2020-01-16 23:49:3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战破云霄 第24章 炼剑

陈征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对面的朱豪,淡淡的説道,“本少爷没有兴趣!”

刚刚经历一场激战,他的状态很不好,他可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和朱豪打一架。

“草包!是你不敢!”朱豪冷冷笑道。

“不敢?”陈征冷哼一声,不以为然的説道,“三个月后,日出.台你我自会一战。朱豪你不会连这diǎn耐心都没有?”

“哼!本少只不过是试探一下你的胆识,怎会真的动手!不过你很让我失望!连打的勇气都没有!草包就是草包!”朱豪故意抬高声音,讽刺道。

“谁是草包,日出.台上见分晓!”陈征也不多説废话,转身走下拳台,和侍女一起,走向黑拳场的后.台,领取获得的碎原石去了。

朱豪可不想轻易的放弃这个贬低陈征的机会,远远的大喊,“日出.台上,我将向全城的人证明,你是个不堪一击的大草包!哈哈哈……”

陈征假装听不见,在侍女的引领下,径直*dǐng*diǎn*xiǎo*説来到金总管所在的房子。

“原来是陈征少爷,真是失敬失敬!”金总管面脸含笑,递给陈征一个xiǎo空间袋,笑道,“这是五百一十万碎原石,请过目!”

陈征心中一喜,五百万到手,终于不用再为没钱发愁了,可以开始炼剑了。

他接过xiǎo空间袋,掂量了一下,超强的精神力探入其中,正准备粗略的数一下,却突然扑捉到一道锐利的气息。

“嗤!”

尖锐的破风声,突兀的响起,带着刺骨的森寒之气。

急速侧身之间,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破衣衫。陈征险险的避开偷袭,同时全力打出一拳。

拳势出,涛声呼啸。

“嗵!”

一个肥胖的身影登时凌空飞起,轰嗵一声撞到墙上,烂泥一样滑下。

“金总管,你要杀我?”

金总管冷冷一笑,嘴角溢血,“你让黑拳场赔着这么多,势必害我失去总管之位,难道不该杀吗?”

“就因为这个?”

听了金总管的混蛋理论,陈征有diǎn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因为他打败了猎豹,出人意料的连胜十一场,让黑拳场赔了些碎原石,金总管就要杀他,果然是黑拳场!

“陈征,只要你交出碎原石,我就不杀你!”金总管阴恻恻的説。

“恐怕你没有这个机会了!”陈征説着,走向瘫在地上的金总管。

金总管眼看陈征面露杀意,惊呼道,“你要干什么?”

“你説呢?”陈征冷冷反问一句。

“你、你不能杀我!”金总管挣扎着,试图站起来,却根本站不起来。

“难道只允许你杀我,而我不能杀你?”陈征面无表情的走进金总管。他已经杀了一个猎豹,不在乎再多杀一个金总管。

在这个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上,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以牙还牙,以杀只杀才是生存之道。

想要杀他的人,他必杀之!

“陈征,你要是杀了我,金家是不会放过你的!”金总管吼叫道。

“金家?很了不起吗?”

陈征已经来到金总管的面前,一脚踩在后者握着匕首的手背上。

金总管只不过是金家众多产业中的一个xiǎo总管,在整个金家中,根本就是进不了核心势力的xiǎo人物,修为实力只有力武境七星,根本不是陈征的对手。

“啊!”

金总管毫无反抗之力,惨叫一声,边往墙角蜷缩,边朝着侍女嚎叫,“快叫人!快叫人!”

侍女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装作没有听见,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寒光一闪,鲜血飞溅,金总管一命呜呼。

陈征从金总管的身上搜出一些碎原石,扔给侍女,在后者惊恐的目光中,大步流星,朝黑拳场外走去。

等到黑拳场内的护卫闻声赶来,早就没了陈征的踪影。

出了黑拳场,陈征骑着驼狼快速离去。来到较远的西城,扫荡了陈家五处兵器铺,才凑齐了一千把普通剑。随后花了一万碎原石,买了一个炼兵炉,这才匆匆回家。

回到家,陈征立刻关上房门,摆出炼兵炉,准备开始炼剑。

“智老,我们开始!”

“嗯!”智老的声音响起,接着现出模糊的声音,“信念diǎn火,原石为柴,升火开炉!”

智老的话并不长,可是陈征顿时懵了,纵然他有超强的领悟力,一时之间也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信念如何diǎn火?

“真笨!用灵魂力diǎn燃碎原石。”智老看了一眼发呆的陈征,嬉笑道。

“灵魂力能diǎn燃碎原石?”陈征满脸的疑惑,他还真有diǎn不相信,看不见摸不着的灵魂力能够diǎn燃一样东西。

智老diǎndiǎn头,非常肯定的回答,“只要你的灵魂力够强!”

陈征将信将疑,拿出一刻碎原石,放在炼兵炉中。灵魂力涌出,触到碎原石,然而,后者没有丝毫的反应。

“信念diǎn火,只有你努力的想要diǎn火,才能成功。”智老的声音响起。

陈征diǎndiǎn头,全神贯注的盯着炼兵炉中的碎原石,脑子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着”。可是碎原石就是不着,就像是一块冰冷的石头,没有丝毫反应。

但是陈征并没有放弃,他相信智老的话,他相信自己一定能diǎn燃碎原石。

这也一种战斗,属于灵魂力的沉默的战斗。

战斗,在陈征和碎原石的对峙中,时间悄然流过,月上树梢之时,碎原石还是没有丝毫被diǎn着的表象。

此时的陈征灵魂力已经消耗的所剩无几,精神极其的疲惫,他只好暂停了这场特殊的战斗,开始修炼引气决。

第二天,灵魂力恢复了,他便继续这场沉默的战斗。如此一晃便是十天。十天中,陈征的灵魂力缓慢的增强,diǎn火的信念也随之加强。

终于,在第十一天,碎原石突然一动,慢慢泛起一丝淡淡的红芒。

陈征大喜,立刻催动所有的灵魂力,涌向碎原石。碎原石越来越红,变得像一块火炭,散发出灼热的气息。

“噗!”

等到红到极diǎn,突然噗的一声,升起一个火苗。

他长长的舒了口气,心中也是暗叹,光是一个diǎn火就这么难,炼剑不知道有多难呀!

“信念diǎn火成功了!接下来就是‘原石为柴’。”想到这里,陈征突然愣了一下,惊叫道:“把原石当柴烧?智老,你不是开玩笑!”

“不是!”智老极为肯定的回答。

“烧钱?你以为我是土豪呀!”陈征哭丧着脸説道。

智老不屑的回了句,“你不是刚赚了五百万吗?够烧一段时间的!”

“我去!我赚钱可不是用来烧的!”陈征满心的不乐意,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竟然要拿来当柴草烧,这也太浪费了!

“你xiǎo子还説我xiǎo气,我看你比我还抠。唉!你这样如何成大器呀!”智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到底想不想炼一品剑了?”

陈征苦笑着问道,“有没有不烧钱的办法?”

“有!”

听了这个字,陈征裂开眉开眼笑,但是,智老的话锋一转,立刻让他的笑容化为乌有。

“但是,需要修为境界到达气武境,燃烧自身的原气,来炼兵。”

“看来只好土豪一把了!”

气武境陈征当然还没有达到,他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取出xiǎo空间袋,抓起一把碎原石,扔到炼兵炉中。

炼兵炉内的火顿时旺盛起来,照的的炼兵炉四壁火红。

智老diǎndiǎn头説道,“灵魂控火,融剑!”

陈征便投入炼兵炉中一把剑,灵魂力操控着火焰,进行煅烧。碎原石燃烧散发出来的热量极高,不一会,便将剑练成了一滩灼热的液体。

陈征不慌不忙的投入第二把、第三把……

炼兵炉中的液体越来越多,融合到一起,占据半个炼兵炉。

熔炼到百把剑的时候,智老突然叫停,説是炼制一品剑的普通剑数量够了。

“智老,你不是説需要一千把吗?”陈征颇有些不满的问道。

“少年,你以为一次就能成功吗?失败在所难免!”智老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回了句,立刻严肃的説道,“集中注意力,灵魂控制火焰,烧掉剑液中的杂质,淬炼出其中的精华。”

陈征不敢大意,立刻照做。灵魂力控制着火焰,疯狂的煅烧炼兵炉中的剑液。

炼兵炉中的剑液体积缓缓变xiǎo,不断有黑色的杂质被煅烧出来。陈征的灵魂力也是飞快的消耗。

这样一烧就是一天,到了陈征的精神已经极度疲乏,累的上下眼皮打架,昏昏欲睡。

“不能停!”

智老急忙提醒陈征,他知道这个时候一旦停下来,炼兵便失败了。

陈征使劲挤了挤眼,拼命坚持着,坚持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炼兵炉中的火焰突然扑棱棱一阵飘摇,剑液瞬间变的斑驳无光,被杂质反噬。

次炼剑失败!

陈征瘫坐在地上,两眼无神,休息了好一会,才恢复了一些精神。

他就地修炼起引气决,吐纳吸收天地间的原气。

引气决本是修炼原气的功法,对灵魂力的恢复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只有一diǎndiǎn精心的作用。

不过有一diǎn,总比没有强,他便抓住这一diǎn,疯狂的催动引气决,用催动速度和次数,将这一diǎn进行放大,尽快的恢复灵魂力量。

这样以来,他吸收天地原气的速度也成倍的增加,修为实力在不知不觉中稳步前进。

也许是智老一句“失败在所难免”,一语成谶。陈征接下来的炼剑过程极为的不顺,一连失败了七次。

虽然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有所进步,可是距离成功还是有一段距离。不过,在失败的面前,陈征倒是表现的相当镇静,两世为人的他,有比常人更坚韧的性格。

胜不骄,败不馁。

他再一次的升火炼剑。

这一次,开始的一切都非常顺利,煅烧剑液,剔出杂质淬炼精华的过程也非常顺利。

一团火红液体出现在炼兵炉之中,它缓缓流淌,晶莹如水,散发着淡淡的能量波动。

“灵魂为皿,诱导成兵!”

这团液体在陈征灵魂力的控制下,越拉越长,隐隐出现了剑的端倪。

然而,此刻,陈征却没有惊喜,反而一脸的沉重。

文登市立医院
汤原县中医院
郴州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治疗癫痫病方法
潍坊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