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络

鹤舞月明 第六八八章 附灵符

时间:2020-02-15 20:49:0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鹤舞月明 第六八八章 附灵符

第六八八章附灵符

“……,凤如山,你这个人,一直迷迷糊糊的随波逐流,这样下去,凤家堡肯定没什么大前途。一个领头羊,关键是胸怀、志向、眼光。一件事,终能不能做成是一码事,敢不敢去想是另外一码事,能不能想得到去做,又是一回事,这中间细微的差别,能体现一个水平,或者説领导才能的重要的因素。你一个人,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因此你现在要集中于确定目标,现人才,安排人手,至于怎样完成目标,那是下面人的工作,可以交给他们去办,比如玄灵派想买凤甘果树这件事,……。”

夏卿岚端起酒杯润润嗓子,对凤如山细细的剖析“”和“办事人”之间的区别。至于为什么要对凤如山説这些,需要理由吗!

我高兴!

再大的理由或者没理由,也抵不上我高兴这三个字。

“多谢夏师叔金玉良言!夏师叔,凤家堡的事,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凤如山看了夏卿岚一眼,对夏卿岚佩服的五体投地,同时,无声的感激流淌在心间。

其实,夏卿岚説的这些,道理并不如何高深,都是些老生常谈,在随便一门管理学的入门教材之中,都不难找得到,但写在纸上的道理,和真正高手的亲口讲解,那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而做任何事,有没有高手的指diǎn,境界上是完全不同的。

夏卿岚是真正的高手。

当然,靠着她即兴的一席话,也不过是给凤如山打开了一扇小小的窗户,让他见识一下高手是如何想事情的,或者説高手为什么是高手,和庸手的区别何在,这样也许会让凤如山少走很多弯路,对他以后的道路,也会产生一些影响,但未必算得上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起决定作用的,是凤如山能悟到多少,又在以后的岁月中如何提高,对此,凤如山心里也很明白。

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深深地感激夏卿岚,因为,这样的指diǎn,对他太宝贵了。他要学习的,是夏卿岚在这些事中显示出的高瞻远瞩的眼光。

任何领域,都有自己的窍门,或者説奥妙,有些东西看似简单,但没有人指diǎn,只靠着自己悟的话,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大部分人,一辈子也无法真正的悟通,不得登其堂而入其室。

事到临头了,那大家都会做,但是想做到放眼未来、统筹全局,这种眼光,或者説才能,靠自学成才,简直是太难太难了。

有些东西,乍看起来真地是一层窗户纸。一diǎn就透,薄薄的一层窗户纸,没捅破就是云山雾罩,捅破了也就是那么回事。但就是这层窗户纸,不知迷倒了古往今来多少见不透之人。

夏卿岚没有也无法交给凤如山如何去捅破各种各样的窗户纸,她做的,只是告诉凤如山,有这么一层窗户纸的存在,至于剩下的,就看凤如山的天赋和运气了。

“金玉良缘!凤如山,我今晚将自己的全部都教给你了,你不准备好好的报答报答我

?”

夏卿岚转动着手中的红莲,懒懒的説道。

也许是无意无意多喝了几杯,也许是凤如山的酿酒技艺大有长进,夏卿岚脸颊微微泛红,似笑非笑地看了凤如山一眼,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锁骨上方自脖颈处,覆者一层淡淡的红晕,美人微醉的神态,的确动人心魄。

“啊,夏师叔,我这儿还有一葫芦长生果酒,是我自己用长生果酿的,只剩一葫芦了,送给夏师叔,希望夏师叔喜欢。夜深了,晚辈告辞!”

凤如山心中一热,取出一个碧绿色的精致小葫芦,急忙欲起身告辞而去。

后来两人谈的投机,不知不觉的,他也喝了不少。

“嗯,急什么,喝完这葫芦就让你走。凤如山,当年你们去阴山,我让朱玉北带给你的符篆,已经全部用掉了吧?”

夏卿岚却不理会,仿佛没听见凤如山的话。

她还没尽兴。

“夏师叔,三枚灵符,老朱留下一枚,我师叔一枚,我自己一枚,老朱的灵符我不清楚,我师叔的那张在阴山中用掉了,还剩一枚,还没有感谢夏师叔的厚赐。”

凤如山张口吐出一枚深蓝色的符篆,符篆不过巴掌大小,灵气十足,表面符文密布,而其内则隐隐有条青色小蛟来回游动不已。

“给了朱玉北一张?这张你为什么不用?凤如山,你难道看不上我炼的附灵符?”

夏卿岚心中一喜,面上却冷冷的説道。

她于炼丹、阵法,皆平平无奇,对制符却很感兴趣,据説天赋也不错,这三张附灵符是她晋阶元婴后期时的得意之作,只看灵符的颜色,就知道凤如山平日温养甚为用心,她自然很满意。

附灵符炼制颇为不易,其它材料,虽然珍贵,也就是灵石的问题,而作为制符的主材料,竟需要一只四阶妖兽的新鲜精魄,才能炼成这化灵符,当年夏卿岚也是机缘凑巧,才斩杀了几只四阶的妖兽,炼成这三张附灵符。

附灵符可以收入体内,在丹田加以培炼,据説日后妙用无穷。化灵符威力大小除了要看培炼灵符修士的修为和时间长短外,还是要看灵符制作时的材料和本身的品阶,其中主要就是妖兽精魂的品阶。

“晚辈不敢,我是舍不得用。有几次本来是应该用师叔的灵符,不过我不太习惯这样的手段,等我想起来时,已经晚了。夏师叔,我从开始修炼以来,很少有机会用符篆,附灵符是我见过的的符篆,我留着关键时刻救命,夏师叔知道,我皮糙肉厚,正常的情况下,一般的小伤可以炼体,用不到这张保命的符篆。”

凤如山对符篆确实不太习惯,原因也很简单,没灵石。

一般的符篆,激快捷,节省灵力,而且威力不俗,是筑基以下修士常用的手段,但常用的手段,并不是用的人多,而是一部分人用得很频繁,甚至以之为依仗。

符篆虽好,也不是没有缺diǎn,、明显的缺diǎn,就是作为一次性的消耗品,符篆可算不得不便宜,不是人人都随便用的起的,至少凤如山和朱玉北,没有养成事事指望符篆的习惯。

“不习惯?凤如山,你是不是觉得符篆算是外物,借助于外物,不是修炼的康庄大道?其实我们修士修炼,和一个家族的展是一个道理,适当的借助于外力,是必不可少的,就比如眼下,是凤家堡关键的一段时期,你想要凤家堡抓住这个机会迅展壮大,就要主动寻找外部的帮助,借风行船,方能不落人后,符篆既然价值不菲,就表明它供不应求,説明使用的人多,大家都在用,必然有它的道理,……。”

不习惯用符篆,算不得什么大毛病,但“皮糙肉厚”的言外之意,夏卿岚却不能赞同。

共工之水,可以吞噬一切水灵力为我用,夏卿岚能用3oo多年的时间晋阶元婴后期,修炼的方式,不问可知,而夏家在她的带领下,由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迅成为碧水门一等一的家族,对于“借风行船”,她更是情有独钟。

“师叔,无论是家族的展还是个人的修炼,我觉得自身的实力才是重要的,太多借助于外物,我心里总不踏实,关键时刻,还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靠得住些,……。”

家族的展凤如山自认没什么经验,但关于修炼的根本,或者説道路,凤如山却有自己的想法。

他筑基时就亲炙流火老祖,流火老祖至少是化神期的修为,夏卿岚只不过是元婴后期的修士,看法的对错另当别论,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和一般的金丹一样,觉得元婴后期的夏卿岚,其言语就理所当然的是“金玉良言”。

而流火老祖是神兽,妖兽历来注重肉身的修炼和天赋神通的提升,这都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流火老祖能一个人在流火密境修炼三万多年,虽然可能有不得已的原因,但对修炼的理解,自然和夏卿岚不同。

“咦,凤如山,你不错啊!外物?什么是外物?符篆是外物,那么法宝算不算外物?丹药算不算外物?阵法算不算外物?人、妖、魔争雄,妖族肉身强横,魔族有魔纹,天生便能控制神识,先天条件都比人类强得多,人类靠什么和妖魔争长论短?靠的是学习!什么是学习?学习就是借助外物!你弃人类的强项于不顾,执着于老顽固的陈词滥调,那你怎么不赤手空拳的去和妖兽争斗?……。”

紫霄城烟雨楼中,两人先是忙于洗澡,后来夏卿岚和凤如山又互相算计不休,根本没有功夫谈起这些,两人之间也没有这份交情,夏卿岚也不觉得凤如山有这个资格。

现在无意间説起,凤如山的説法,虽然有些地方略显生硬,有生吞活剥之嫌,可以看得出来并非他自己的修炼体验,但却远远的出了普通金丹真人的层次,夏卿岚惊奇之余,也不由认真了起来。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