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零三章 蛋炒饭

时间:2019-09-20 14:20: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有妖气客栈 第三百零三章 蛋炒饭

来余生建议把三足龟捉上来研究。

于是在黄鼠狼指挥下,叶子高把水桶丢在水里,期望把三足龟捞上来。

“再深一点儿,再深一点儿。”黄鼠狼让叶子高把水桶缓缓放在三足龟旁。

“成语云鼠目寸光,现在看来不足信的。”余生坐旁边说。

黄鼠狼百忙之中抬起头,认真对余生说,“不是鼠,重点是那个狼字!”

他低头说道:“这三足龟不上来,躲开去了。”

余生贴到井沿,“那它整天噗通,噗通作甚?”

后来他们用尽一切办法,三足龟就是不上来,又到了做饭时间,只能放弃。

“看来这是头身残志坚的三足龟,”余生望着井底说,“决定自己爬上来。”

待众人散去后,井下三足龟心松一口气,它怕听见“研究”这俩字了。

黄鼠狼依旧在端量,奇怪的问狗子,“那是个啥东西,龟背下怎么还有光亮?”

“汪汪”,狗子叫几声,领着黄鼠狼去旁边耍去了。

客人要用的饭很快做好被端上去,回头张罗自己人的饭菜时,余生见还有一些剩饭。

犹豫一下,余生决定做蛋炒饭。

蛋炒饭不是稀罕物,老余之前也常做,味道还不错。

当然在余生心中,只要不是太差的蛋炒饭都很美味,而余生自己做的蛋炒饭,在不美味之列。

现在有了系统菜谱,余生倒要看看能做出什么样的蛋炒饭来。

兑换菜谱后,余生把粘在一起的饭耐心分开。

然后取出鸡蛋,把蛋黄分离出来,打散到剩饭里拌匀,让每一粒米饭都裹上一层金黄色外衣。

蛋白则倒入热油之中炒碎,炒香。

余生刚把米饭倒进去,清姨挑帘走进来,“你在炒什么?”

“蛋炒饭。”余生回头说一句,翻炒片刻后撒盐。

现在米饭已经炒散,炒均匀了,米饭更是干到了粒粒分明。

撒盐下去后略微翻炒,一盘黄金蛋炒饭便出锅了,撒上葱花后,更是好看。

“先给我来一碗。”清姨坐在椅子上说,余生做的蛋炒饭香味扑鼻,让她食指大动。

“好嘞。”余生用乳白色瓷盘盛上一盘摆她面前,只见粒粒金黄,颗颗分明。

清姨尝一口,饭又松又香,虽只有蛋、饭和盐,却抵得过这辈子吃过的许多山珍海味。

余生也为自己盛一盘,俩人在夜明珠的灯光下,吃的津津有味儿。

“这也算是烛光晚餐了吧?”余生乐的看清姨一眼,心中说。

很快一盘见底,俩人又各自盛一碗。

余生刚提起筷子,叶子高走进来,“掌柜的,黄衣的和黑衣的全回来了,等着上…”

看到俩人停住的动作,叶子高道:“嘿,你们先吃上了,太不够意思了。”

清姨一本正经说,“我帮他尝尝做的怎么样。”说罢,低头继续惬意的享用。

叶子高当然不敢说清姨,于是把矛头对准了余生,“哪有你这样当掌柜的,客人还饿着肚子呢……”

他说话同时向余生走去,见盘子里的蛋炒饭色泽金黄,颜色诱人,米饭粒粒分明还裹着蛋后双眼一亮。

“掌柜的,给我也来一份。”叶子高说,“不然我告诉大家你吃独食。”

余生已经第二碗了,挥手道:“你把剩下的端出去分给大家,客人的饭我现在就做。”

叶子高为不能吃独食而遗憾,端着锅直接出去了。

刚出去不久,外面就争吵起来,很快叶子高喊道:“掌柜的,你快来看看,他们又要打起来了。”

这他们指的不是旁人,正是骑鹤而来的黄衣人和骑牛而来的黑衣人。

方才叶子高端出去把蛋炒饭要分给白高兴他们时,被黄衣人以客人为上的借口抢走了。

双方人都饿了,看到那金黄色的蛋炒饭后都咽口水,于是黑衣人也要蛋炒饭。

蛋炒饭只余下这些,根本不够分,于是起了冲突。

余生走出去,见一群人相互以行歌和寻龙尺主人歪嘴儿的桌子为线对峙着。

断剑更是抽出剑,指着对面伸手去拿蛋炒饭的牛二。

“干什么,干什么。”余生走过去,也不怕旁人笑话,居然因为蛋炒粉动起手来了。

蛇精脸道:“余掌柜,同为客人,不能厚此薄彼吧,难道我们少给你钱了?”

“先到先得,我们抢到的自然归我们。”断剑寸步不让。

方才是他被诱人的饭香所吸引,在叶子高不注意时抢过来的。

“行了,再吵我让行歌唱歌了。”余生说。

“呃”,同歪嘴一起,用筷子悄悄尝面前蛋炒饭的行歌一顿,抬头看着余生。

余生拍拍他肩膀,“你看,在化解纷争时你还是很有用的。”

牛二瞪行歌一眼,把蛋炒饭端走了。

余生把饭抢过来,“这样,你们双方各一半。”

“给我也来点儿。”歪嘴方才尝过后就念念不忘。

“明天,明天再做,今天没剩饭了。”余生指着黄衣人劝他,“你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吃。”

歪嘴的寻龙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现在租给了黄衣人。

倒不是黄衣人信得过寻龙尺,而是骑鹤在湖面上飞行时,一时很难辨清方向。

这寻龙尺寻宝虽不准,但指出客栈方向还是很准的。

余生把两份饭均匀分开后端出去,两伙人不顾不上计较谁多睡少,各自放桌子上,一群人围上去迫不及待吃起来。

起初“好吃”赞不绝口,随后他们自己人又因谁吃的多谁吃的少而吵起来。

余生转身,刚要向几个伙计说声抱歉,见叶子高已经把他那盘端出来,几个人拿着勺子分而食之。

草儿深怕自己吃少了,嚼也顾不上嚼,但也舍不得咽,于是把嘴塞满后才鼓着腮帮子嚼起来。

其他人得到启发,也把蛋炒饭先塞到嘴里再说,那盘蛋炒饭很快就见底了。

就在这时,清姨端着自己那盘炒饭走出来,把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了。

相对于他们抢过来的一口,这位才是富豪。

“怎么了?”清姨坐下,优雅的送进嘴里一口。

草儿忙靠上去,“清姐,你看,我个子一直长不高,是不是得分我点儿?”

“这是什么理由?”清姨不解的看她。

“难道不需要安慰?”草儿眨着双眼,“你看小鱼儿都抛弃我了。”

着实值得同情,清姨让草儿取过一盘子来,分她一些。

叶子高见状,“清姐,我也值得同情,你看小鱼儿的英俊快赶上我了,我压力很大的。”

“滚”,余生推走他,“叫清姨

!”

余生还要说英俊之事,见门口飘来一鬼。

这鬼披着一头长发,因长时间不洗而而打结,甩头之间还有雪花飘落。

见到余生后,长发鬼高兴道:“余掌柜,我终于找到你了。”

那夜在寻味斋分别后,他同妇人鬼走的,当时迫不及待的想去巫院踩踩点儿。

小儿厌食挑食不吃饭怎么办
小孩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小孩健脾的药
经常腹泻的原因
护理垫纤薄的怎么卖
成年人拉拉裤什么牌子好
拉拉裤尺寸怎么选择
拉拉裤是弹性腰围的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